追蹤
Culture無限放大
關於部落格
有時候幸福不在天邊的夕陽,而是在腳邊的花朵。俯拾即是。
  • 5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一場戲,一壺英雄酒

酒樓,人雜喧嚷,他提劍踏入,
小二趕忙迎上來吆喝招呼,倒了杯茶,要了壺酒。
周遭的紛嚷,不染他的一身素衣,
深沉的眸子裡,藏了一把火、一壺酒、一股傲氣。


絲竹鼓樂響起,瞬間寂靜了喧嚷。
一雙繡鞋,輕輕的步上舞台,
她拂動水袖,歌一曲生旦淨末丑,
一汪靈動的秋水,閃著一支舞、一把笛、一份多情‧
「我願化作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你從橋上走過。」
一首不知名的小曲,他看著台上的她演繹著,酒跟著一杯一杯的入喉,
軟曲與她的眼波,讓他搞不清自己已經喝了幾杯,
只覺有些迷離。
醉了吧......
卻不知是因為酒、小曲還是台上那輕歌舞袖的人兒。


「噔」,就在曲子唱完時,一邊的琴弦斷了一根。
碰一聲,闖入一匹帶刀的來人,一瞬間茶樓裡一片狼藉,
帶頭的賊人頭子,一面吆喝小子們搜刮,一面眼神飄向台上花容失色的她。
賊人一箭步蹬上台,一把揪起她的手腕,「唉!」驚慌的秀臉閃過一絲吃疼。
原本台下靜靜在一旁的他,看見台上的光景,霍然抄起佩劍,
腳步一提,揮劍直指賊人,一伸手奪回那人兒護在懷裡。
她靠著他的胸口,差一點就被他熾熱的體溫給燙傷了,
聽著他如雷般跳動的心跳聲,莫名感到安心。
賊人頭子這才回過神,心裡惱怒得急,手中大刀一提。
他欲推開懷裡的她,舉劍檔下,不料一腳步不穩,重重的摔下台,
賊人提刀高高跳起,發紅的眼睛看著就要給他致命的一擊,
刀子柄上傳來利刃刺穿皮肉的觸感。


他與賊人一回神,卻發現那原本被推到一邊的她,正死死的擋在他身前,接下了那把穿心的刀。
那匹賊人是不是被官府帶走了,他不知道,
此刻他一心只在乎倒在自己懷裡,奄奄一息的她。
他緊緊的用雙臂環抱住她,無奈,她的體溫卻如掌中沙般流竄。
面無血色的她,帶著虛弱的微笑看著他,
抬起無力的手,輕撫他的臉,想撫平他緊蹙的眉頭。
但就在手指快要觸及他的眉毛時,一瞬癱軟了,
他抱著沉睡的她,眼角無法控制得落下不輕彈的淚水,唱著那首她的小曲,
「我願化作那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你從橋上走過。」
這是他對她的承諾。
一場戲、一壺英雄酒,註定等著一場邂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